财经新闻

大幅降息并不能解决美国经济问题,得小心美联储在宽松预期上口是心非!

时间:2019-07-16 18:04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上周的表现获得了高分。他不仅在白宫的重重压力下重新建立了美联储的独立性,而且还起草了一份不会对股市有过分影响的声明用于演讲和回答问题。 美联储耐心维持姿态的决定并非定局。事实上,在白宫施大压力后,美联储维持立场越来越艰难。至少现在,采取行动的冲动被避免了。然而,从市场的反应来看,大家仍押注鲍威尔及其同伴似乎会在不远的将来降息。投资者对美联储的下一步举措如此乐观是对的吗? 首先,我们回顾一下从美联储的声明和鲍威尔的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的情况: 正如预期的那样,美联储态度明显向鸽派转变。美联储在其声明中去掉了“耐心”这个词,并表示与经济前景相关的风险增加。美联储对美国以外的经济疲软、贸易担忧、企业投资疲软以及金融市场的风险情绪等问题非常担忧。但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会被健康的劳动力市场、不断上涨的工资和消费支出的强劲势头所抵消。令美联储感到困扰之处在于,美国经济活动内部存在“割裂”之势、服务业行业表现靓丽,并带动薪酬水平强势上涨,但制造业经济情况却仍在明显恶化。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美联储认为,经济前景恶化是一个相对较新的趋势,因此,在对新数据做出反应之前,其需要获得更多的时间和信息。鲍威尔认为等待更多数据不会带来重大风险,但不断变化的风险因素显然已经引起了美联储的注意。 美联储表示,通胀压力已经减弱,但该委员会仍预计通胀疲软只是暂时的。然而,工资上涨不会增加通货膨胀,因为疲软的全球经济增长足以让商品价格下降。 尽管美联储8名委员坚持认为,美联储基金目标利率将保持在2.25%-2.50%不变,但另外7名委员将预测下调0.50%,至1.75 -2.00%,另有一名委员将预测下调0.25%至2.0% -2.25%。美联储的新预测意味着,到今年年底,联邦基金加权平均目标为2.17%,较此前2.49%的加权平均目标下降了0.32%。然而,美联储基金期货市场目前的预期是,到今年年底,政策利率降幅将进一步增加。根据期货合约,到今年年底,联邦基金利率将回落到1.60%,比美联储的加权平均目标整整低0.57%。显然,市场仍预计美联储将采取更多宽松行动。 虽然许多委员改变了对联邦基金的预测,但不采取行动的支持“相当广泛”。 在回答有关削减商业投资利率可能无效的问题时,鲍威尔承认,降息是一种生硬的手段,但委员会必须使用它所掌握的工具。 美联储在这次会议上可能成功地避免了重大的雷区。就当前经济情况来看,占比超过三分之二的服务业经济表现仍相当不错,失业率为3.6%,工资增长虽然在最近几个月有所下降,但仍高于3%,远高于通货膨胀率。大幅度降息的情况可能不会发生。 消费者,特别是低收入消费者,终于开始越来越充分地参与到经济增长中来。再加上股市强势升至历史高点,受益的大部分富人会持续加强消费者信心和支出。 因而,即使在本月初,美股总统特朗普重申了他的观点,即如果鲍威尔不是美联储主席,股市(他使用的是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将上涨1万点。这意味着,如果特朗普任命了愿意实现其大幅降息愿望的人,投资者可能会通过将股价推升至新高来庆祝。 在总统发表上述言论时,道琼斯指数约为26,100点。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每上涨1万点,就会较这一水平上涨38%左右。为了简单起见,可以使用基准指数——标准普尔500。如果标普500指数较上周水准上涨10,000点,则意味着标普500指数将在4,000点左右。基于对标普500指数明年获利约176美元的预期,这将使其市盈率从目前的16.7倍升至22.7倍左右。 标普500指数升至4,000点显然符合特朗普的议程。但是如果不相应提高收益,人为地将股市推高至如此之高的水平,将对经济构成重大风险。逼近上次股票价格这么高的时候,造成了市场崩溃、经济衰退的危机。 降息能在多大程度上解决当前的经济问题?业内人士曾指出,占美国经济三分之二以上的消费活动支出正以可观的速度增长(尽管第一季度出现了一些疲软)。如果情况依然如此(鉴于强劲的劳动力市场,这种情况似乎很有可能发生),那么问题就变成了:当前拖累经济增长的罪魁祸首是不合理的高利率吗?尤其是疲弱的商业投资,一直令人失望。如果利率降低1%,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美国企业刚刚获得了大规模的减税,并没有将所得利润用于增加投资,而是用于回购股票。与贸易相关的不确定性无疑是问题的一部分,因为企业领导人不希望在了解规则之前进行投资。但降低利率并不是解决之道! 总之,美联储正在履行自己的职责,它必须保持独立,不受政治影响。大幅降息会推高资产价格,鼓励债务增加,拉动更多需求,并加剧经济不平等的巨大问题——所有这些都不利于经济的长期增长。因此,只要经济状况没有显著恶化,现在就是美联储重申独立性、降低经济和股市对人为压低利率的严重依赖的不错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