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

告别平成2019年04月26日


4月30日,日皇明仁将会逊位,长达三十年的平成时代将会落幕,仁德太子将会继位,新年号定为'令和'。且说年号制度始于中国汉武帝时代,韩、日、越深受古中国文明影响,分别于六世纪、七世纪及十世纪开始使用年号。中国于申亥革命后废年号,虽然袁世凯称帝时用过'洪宪'的年号,其后溥仪在伪满时用过'大同'和'康德'的年号,但俱不为正史所纳。至此,目前仍使用年号的只有日本。

以往日本的年号一直采自中国经典,好似'明治'出自易经的'圣人南面而听天下, 向明而治','大正'来自易经的'大予以正,王之道也',平成是史纪.五帝本纪的'内平外成','昭和'则出自尚书的'百姓昭明,协和万邦'。然而今次取名不能排除安陪政府去中国化的用意,因为'令和'二字并非出自中国古书,而是日本诗歌集'万叶集',这是一本有1200年历史的日本最古老诗歌集,从天皇、贵族、军人到农民各阶层所吟唱的诗歌都被收录其中,诗集展示出日本诗人典型的细致感性,对世事无常、岁月流逝、人生如寄的美丽与哀愁表达得淋漓尽致。

万叶集梅花歌有诗云:'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梅披镜前之粉,兰熏佩后之香,加以,曙岭移云,松挂罗而倾盖,夕岫结雾,鸟封谷而迷林。庭舞新蝶,空归故鴈。于是,盖天坐地,促膝飞觞。忘言一室之里,开衿烟霞之外。淡然自放,快然自足。若非翰苑,何以摅情。请纪落梅之篇,古今夫何异矣。宜赋园梅,聊成短咏。'

按安倍晋三的说法,这个新年号突显日本传统文化之美,亦有祝愿国民实现梦想的政治期许,冬尽春来,花香满径,万象更新,复苏可期。也有论者分析,新年号强调对国家传统文化的认同,反映了安倍晋三的保守政治观点。令和由两个汉字组成,'令'字有'使之'、'令到'、'命令'的意思,也可解作'美好'、'吉祥'。在日本古今247个年号中,'令'字从没有被使用过,'和'字被使用的次数较多,它有'和平', '和谐'的意思,日人是大和民族,'和'字高濒率被采用也就不难理解了。'令和'被选用并非爆冷,早在三年前已有人在网上发文:'明治、大正、昭和、平成、令和,无违和啊。'是不是很玄?

昭和时代(1926-1989)长达63年,战乱及战后重建成为一代人的记忆,在美国的核保护伞下,日本于战后经济快速复苏,由50年代到80年代中期,经济平均年增长率近10%,成为发达国家G7的重要一员,经济总量排世界第二位,一度威胁美国一哥的地位。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后,日圆被逼升值,由于日本经济很依赖出口,为应对经济下行的压力,日本央行大幅度降息,资金成本低引致资产泡沬化,1989年底,在股市触顶后泡沫终于爆破,在跟着的三十年经济陷长期低迷,这就是平成年代,90年代经历了经济急速放缓,97亚洲金融风暴及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经济年增长不足1%已是常态,国债占GDP比重升至253%,其中一半为央行持有,高负债、人口下降是经济不振的原因,尽管如此,日本仍是一个相当富裕的大国,人均GDP位世界前列,科技先进,每年都能产生一个诺贝尔得奖者的国家实力是不容小觑的。5月1日,令和时代开启,愿安倍首相在致力于修宪、重振国威的同时,要顾及周边国家人民的感受,不要让'令和'二字成为空白的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