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

黄湛铭: 中美已倾到汇率问题2019年02月22日


特朗普说中美会谈有很不错的进展,如有必要,限期推迟一点也是可以的,这无疑是好消息。从种种迹象看,现在应已谈到关键处,即便在很多结构问题上分岐仍大,双方极有可能在3日1日限期前签订谅解备忘录,作为今后进一步磋商的基础,美国对华入口的关税有望可以维持在10%,不会升至25%,中美应可避免贸易战进一步升级。

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美方要求中方承诺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这有点令人不解,因为这与美方多年来要求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是有矛盾的,要是汇率全面市场化,市场决定一切,市场若要人民币贬值,它便要贬值,谁也挡不住,决不能只许升值,不能贬值。中国在深化金融改革的过程中渐进地让市场扮演重要角色,由2005汇改开始至2015年十年间,人民币一路稳步走高,升幅高达三成,2015年汇改进一步深化,人行于当年8月11日宣布扩大人民币每日的上下波幅,并尝试改变人们对人民币只升不跌的预期,人民币自此在市场导向下亦较以往出现较大的波动。

去年人民币兑美元在经济放缓及中美贸易战阴霾下跌愈5%,但今年已回升2%。然而美方对人民币汇率贬值总是想得太多,阴谋论大行其道,特朗普的鹰派内阁大多数认定中国是在故意让人民币贬值以抵消美国征收入口税,无怪在连月来的谈判中,汇率问题都必然是重点议题,有见于此,双方同意汇率问题必须列入最终协议的框架内。说实在的,带有色眼镜看人民币本身就很有问题,在特朗普团队的眼中,中国总洗脱不了操控汇率的嫌疑。

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特朗普已向中国发炮,指中国是汇率操控国。两年已过去了,特朗普不是信口开河,他是当真的。好似当初承诺减税,他真的做到;说要从伊拉克、阿富汗撤军,他在做;在美、墨边境建墙,可以不惜政府停摆也要做,现在没完没了;废巴黎气候协议、北美自贸协议、TPP、伊朗限核协议,全做了,当然还有向中国企硬,终止'不平等'贸易关系等。不得不承认,当精英们讥讽他为狂人时,他确实是在兑现选举承诺。

当然,别指望特朗普连任失败,民主党总统会对中国好一点,宽容一点。中国国力日盛,有可能挑战美国一哥地位,那么美国便可能丧失定义全球治理规则的话话语权,这必然会危及美元霸权地位,这是美国核心利益的所在,所以不管是民主党或共和党,在朝在野的政治精英、企业领袖,总不免对中国有成见,不可能会很友好的。再讲,即便中美没有国力竞赛、地缘政治互争雄长的问题,美国也不会宽待中国。在贸易问题、汇率问题上,你看他怎样对付盟友便知了。大家记得去年特朗普在G7会议中是怎样轻蔑加拿大总理吗?对日本更不用说,日本战后重新崛起,在政府出口导向政策的支持下,日本在美日贸易中长期享受顺差,至八十年代进入高峰,美日矛盾激化,1985年,美国出手,通过广场协议的签署迫日圆升值,日本无奈屈从,日圆汇率在一年内翻倍,信贷澎涨导致资产泡沫,终在89年末股市触顶后爆破,往后已成历史,日本陷入二十多年的经济停滞。

在奥巴马主政时代,美国与日本在谈判TPP协议有关内容时严格规定签约国不可以操控汇率,美国与墨西哥、加拿大重新谈判北美自贸协议也同样坚持这方面的要求,中美贸易协议又怎能少了这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