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

黄湛铭: 为何爱尔兰的边界问题是脱欧的死结?2019年02月14日

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英国将会脱离欧盟,时间无多,但最棘手的边界问题还是悬而未决。爱尔兰岛北有北爱,南有爱尔兰共和国,北爱是英国领土,将会跟随英国本土脱离欧盟,而爱尔兰共和国则仍会是欧盟成员国。那么北爱与爱尔兰之间会不会设立边检设施,使之成为硬边界?对此,爱尔兰与欧盟的反应是,无法接受,态度坚决。

1922年,爱尔兰共和国脱离英国独立,分隔北爱与爱尔兰两地的边界设有海关设施以便向进出货物征税,但人员往返无须出示护照。到1992年,英国加入欧洲单一市场,大家同属欧盟,自此两地商品的进出也无须检查,硬边界基本已不存在。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北爱长期闹独立,导致超过三千多人死亡,最后北爱新分党与英国和解,于1998年签订百尔法斯特协议,或受难日协议,北爱与爱尔兰之间不设硬边畀是基本内容之一。

英国脱欧不意揭起一个旧伤疤,受难日和约是一份英国与爱尔兰之间的和约,同时也是北爱尔兰内部各党派之间的和约,在协议下,凡于北爱出生的人士可自由选择爱尔兰或英国国藉,各得其所,北爱民族主义者nationalists可选择爱尔兰公民的身份,而保皇派unionists可以维持沿用英国公民身份,两家和平共存。地区的政治平衡与和谐得来不易。

英国脱欧意味分隔两地的边界或将重设海关设施,不过英国与欧盟双方都极力避免硬边界的重设,因为谁都不愿意为破坏和平负责。

英相文翠珊去年11月与欧盟达成的协议中,以"担保方案"backstop回应这个问题,或问:担保什么?如何担保?由于欧盟坚持以不能在爱尔兰与北爱之间设硬边界作为谈判前提,双方于是订明万一英欧谈不拢,英国保证不会在北爱与爱尔兰之间设硬边界,北爱将会留在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英国本土将会退出,并以分隔北爱与英国本土之间的海洋为界,实行"一个两制"。惟这个担保方案大受非议,因为英国不能单方面脱离这个担保,欧盟保留否决权,这样子脱欧不成反遭制肘,欧盟有关农产品、渔获、食品标准及环保的规定甚为繁复,大大限制了英国与其他国家签订双边贸易协议的自由。对好似北爱民主联盟党DUP而言,把分隔爱尔兰南北的边界转为以爱尔兰海为界同样难以接受,因为它变相把北爱的主权拱手让与欧盟。

话说回头,在2016年6月23日的公投中,52%票赞成脱欧,48%赞成留欧,这个结果让当时的首相金马伦大感意外,并为此而黯然下台。在社会严重撕裂下,文翠珊内外交困,不单要面对反对党的围攻,同时也要为抚平党内的叛逆而疲于奔命,该份协议命定地难以在国会通过。1月15日国会投票,432票反对,只有202票赞成,协议被否决,脱欧的期限日渐逼近,而欧盟又拒绝再谈,那么该怎么办?

延长期限是必不可免的。务须抓紧时间争取妥协,寻求各方共识,英欧双方玩濒危政治brinkmanship玩得很尽,未到最后关头决不退让,笔者期望最终可以达致有协议脱欧,但不能完全排除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