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

黄湛铭: 中美贸易谈判进入关键时刻2019年02月01日


于去年12月G20会议中,中、美双方同意休战,为期90天,美国向2,000亿美元的中国入口所征收的入口关税将会维持在10%,若3月前谈判无果,全数5,000多亿美元的中国入口也要一律征收高达25%的关税,不论中国、香港,经济将会大受打击。此刻中、美双方日夜兼程,争取共识,以期在限期前达成协议以避免贸易战进一步扩大。

去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指控中国贸易政策对美国不公平,藉此向中国入口征税,拉开了贸易战的序幕,中、美关系陷入四十多年来的低谷,之后特朗普对中国的压力不断升级,到11月掀起高潮,美副总统蓬斯发表的新冷战论可谓概括了西方对中国不甚友好的思路。其内容主要是,四十年前中国启动改革开放,当时美国抱有这样的一种乐观预期,随着经济自由化、市场化及私人部门的续渐扩大,中国愈来愈富裕,一个富裕的中国将会促使政府作出政治上的改革,会变得更接受西方式的政治体制,这是西方定义全球化的基本内容,而基于此,美国乐见其成,美国企业在中国投资,向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在受益于中国成本低廉的同时,亦享受着品牌红利,而中国在中外合资项目中亦获益良多,通过合作交流,中国获得高新技术和西方的管理知识,千禧之后加入世贸,中国的经济不可逆转地高速融入全球经济,中国制造重新塑造了全球供应炼,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现在已是三个日本了,按目前的势头看,不出十年将会超越美国,中国的快速崛起令美国甚感不安,因为美国将会失去主导全球金融、贸易乃至治理规则的地位。中国在南海填海造岛、一带一路的倡议及2025中国造无一不被视为向美国作为全球领袖的挑战。发展至此,中国模式显然并非美国那一套,中国拒绝和平演变,美国认为过去这么多年被忽悠,现在是时候要逼中国就范,蓬斯主张向中国不单是经济上而是全面的施压,美国也会打持久战,直至中国按美国的要求改变。

特朗普主导的戏还未完结,华为孟晚舟事件的发生在时间上不是很巧合吗?作为中国最成功的民型企业之一,华为是中国技术创新的龙头企业,是当之无愧的典范,打压一下以乱对方阵脚,以图在谈判中攫取最大让步,不正是典型特朗普式谈判技巧吗?

副总理刘鹤已身在华盛顿,与美方财长努钦及贸易顾问莱特海泽进行会谈。自从去年三月贸易战爆发以来,中国一直表示可以有弹性地多买美国农产品及石油,让双边贸易更趋平衡。中国也采取了实制行动,放宽了外资在华的投资限制,例如最近Tesla在上海设厂,可以全资拥有。不过,中、美双方看待问题的分岐仍然很大,美国要求中方保护美国知识产权,停止强制技术转移,全面检讨政府主导的工业政策、补贴乃至网络间谍问题,这些都是结构性的问题,最为棘手。

尽管困难重重,中、美达成协议的希望也非等于零。中国官媒昨报称政府将会于三月两会期间通过外资在华投资新法,新法不容许任何强迫技术转移,政府也不会干预外商在华的合法业务营运。这项决定无疑彰显了中方的诚意。对华为被美起诉一事,中方愤怒,但对于事件会否对达成贸易协议有不利影响,却并无明言。那么美方又怎样看呢?努钦周二在霍士指出,华为事件是独立事件,不能混为一谈,值得留意的是,他对今次会谈取得'重大进展'抱有期望,莫非弦外有音?

刘鹤在得悉美方正式向华为起诉没有取消访美行程也颇堪玩味,而且在完成会谈后将会与特朗普会面,如无好消息向外宣报又何须会面?事实上,中国与美国不可能不做生意,美国须要中国日益庞大的市场,而中国也须要美国的高端服务、最新科技产品。中国愈来愈强大,不会向美国府首称臣,对美国来说,是一个从未有过的对手。但中国也不是前苏联,中国无意输出革命,相反,在应对全球反恐、全球暖化等问题上办演愈来愈积极的角色,对于这一点,在谈判桌上的美国精英,即便是清一色鹰派,也必会有所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