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

黄湛铭: 人民币仍会受压2019年01月24日

去年中国股市不振,在全球的主要市场中表现倒数第一,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尚算稳定,惟兑美元却是贬值了,当然,其他货币又何尝不是呢,或问,为什么美元独好?美元走高自是有因,美国经济强劲,体现为劳动市场紧张,失业率创半个世纪以来的新低,经济以高于长期平均值的速度上升,有见于此,联储局仅在去年四度加息,在十一月中之前鹰派主导,对金融市场的波动、全球需求增长放缓、中美贸易战对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无动于衷,美汇指数曾创下97.5近两年的最高纪录,人民币在同样时期亦跌至近年低位,一度靠近七算,总括而言,人民币兑美元贬值的原因归纳有三:第一、美国处加息期,中美利差的扩大令人民币承压。第二、在中美贸易战中,美国向中国施压,从双方贸易在GDP的占比看,中美贸易量在美国的GDP占比较少,中国较依赖出口,而美国是主要出口市场,双方对攻,美方受损较少,中方受损较多,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自然受压。第三、让人民币贬值也不失为一种反制手段,因为贬值某程度可以抵消关税对入口价格的影响,中国的资本帐仍未开放,只要外汇管制执行到位,对人民币长线升值有信心,中国也无须动辄动用外汇储备以保汇率于不坠。

美元的强势一直维持到12月加息的前夕,其实联储局早已在11月中已转轪,主席饱威尔当时已指出利率已接近中性水平,也就是说,联储局今一轮的加息周期已步入尾声,往后联储局的加息决定将会以市场经济数据作准,从最近公报的12月议息会议纪录中可以看出,多位与会官员也有同感,认为加息之事务须慎重,当宜戒急用忍,连前主席耶伦也公开支持联储局这次华丽转身,她甚至认为从各指标看,联储局这次加息周期应该结束,联储局可以继续缩表,但要以不影响经济发展为前提。与此同时,特朗普似在为股市打气,不时发放中美贸易谈判顺利的消息,市埸对此予以正面期望,于是甫踏入2019年即迎来股市反弹美汇回落的浪潮,汇指一度回落至95以下,人民币亦顺势重上6.7486,一周升幅为2005年汇改以来的最高。

市场传闻,中美谈判形势复杂,人民币反弹是中国有意为之,人民币持续走低予美方以操控汇率的口实,不利谈判气氛。恐怕这是一厢情愿之臆想,姑惘听之,其实,归根究底,主宰着汇率走向的始终以经济基本因素为主,人民币近来反弹,是因为美元始自去年的升浪大致业已结束,美国经济放缓,联储局转鸽才是美元回软的主要因素,除人民币外,其他新兴市场货币也乘美元回软的机会上涨了不少。

在此背景下,人民币短期走势又点睇?会不会就此告别去年的跌势,好似2017年那样转跌为升的历程能否得以重现?窃以为,就目前的情况看来,无论贸易谈判变得如何乐观,人民币的上升空间都是有限的。美元见顶回落将会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人民币能否持续反弹,除看美元外,还受制于本身的宏观因素。鉴于外有贸易前景的不明朗,内有经济转型之痛,人行将会进一步放宽,继降准以扩大货币供应后,去杠杆的改革可能要暂时让路,美元回软正好给予人行更大的减息空间,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必然令人民币受压,简言之,若不是美元大跌,人民币并无大升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