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

黄湛铭: 且说世银2019年01月17日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另有高就,于上周突然宣布提前辞职。上周五,金融时报有这样的一则报导, '特朗普女儿伊万卡有望被提名为世界银行行长候选人,其他人选包括上月卸任的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黑莉'。消息旋即引起热议,这位有不少中国粉丝的美国公主有做总统的父亲撑腰,权力地位,唾手可得,不过总统用人唯亲的嫌疑总不太好,只会给反对派予口实,于是昨急忙澄清,伊万卡不会参加竞逐世银行长一职,她只负责领导挑选合适人材,财长奴钦钦白宫幕僚长茂凡尼会从中协助。

其实,特朗普有意推荐伊万卡为世银行长并非空穴来风,当黑莉宣布辞去驻联合国大使一职时,特朗普也曾想过以伊万卡代之,但考虑到裙带关系之嫌而只好作罢。说到底,伊万卡的资历未够说服力,在未出任总统顾问之前,伊万卡是特朗普家族企业中任并购执行副总裁,在过去两年,她是世银一项十亿美元基金的推手,然而其间亦爆出不少负面新闻,金融财经的资历就仅此而已,现既放弃角逐就好了,反对派也无须大动肝火,劳气伤神。

1944年,盟国于美国新勘殊州布列顿森林召开会议,成立世界银行及国际货币基金会作为维持战后全球金融秩序的两大支柱。六十多年来,按不成文规定,世银的总裁都是美国人,而国基会总裁则是欧洲人。当然这也不是必然的,谁当世银总裁不是白宫说了算,而是世银董事局决定的,世银有189个会员,董事局有25名董事,五大股东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各自派一代表加入董事局以反映自身利益,而其他国家只能以一名董事代表几国利益。投票权又以股份多寡作准,美国的投票权最大,占16%,重要表决须85%才可通过,意味只有美国才有否决权。简言之,西方发达国享有话事权,总裁人选来自西方国家是大概率的事。

世银与发达国家及发展中国家的非官方组织乃至全球金融机构都保持联系,在全球七十多个国家有办事处,其专家多以顾问身份向当地的财政部出谋献策。世银是战后金融秩序的守护人,在过去多次出现的新兴市场危机中不难看到其踪影。世银在推动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诚然是有功的,不过其推荐处方的一些附带条件亦少不免有副作用,一些国家受不了,回头看来,发展的道路一点也不平坦。好似在八十年代初,由于全球经济放缓,当时油价出现极大的波动,商品价格大幅下挫,加上利率高企,不少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拉丁美洲国家都无偿还外债,世银积极参与援助,对受困的国家提供不少意见,由经济到民生也有,当然贷款是有条件的,接受方须落实结构性改革,最常见的,是废除物价管制、贸易自由化、开放金融、国企私有化;简言之,就是自由化及市场化,这些改革出发点是好的,方向也是正确的,不过当时很多发展中国家就是虚不受补,贫穷、失业、社会人心浮燥的问题仍旧无法得到改善。现在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外债仍然偏高,当中过半来自世银、国基会等机构,穷国还债乏力,令经济停滞不前。

在过去二十多年,发展中国家一直试图争夺世银总裁职位,希望藉此增加影响力,但均无功而还,今次高层执位相信会再度掀起新一轮的竞逐,尽管美国有否决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