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告

专题报告

黄湛铭: 资金避险 汇市闪崩2019年01月04日


去年年底金融市场异常波动,美股由盛而衰,下调的幅度为2018年金融危机以来所仅见,踏入2019年的第一周,市场波动未有稍减,皆因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困扰大市的种种不明朗因素,包括中美贸易战、全球经济放缓、美国有可能步入衰退、英国有可能硬脱欧等等都丝亳没有退却,依然支配着市场情绪,相信今年尤其是上半年将会继续波动。

刚踏入2019年,苹果盈警让股价削10%,料坏消息录续有来,加上中国官方及民间12月制造业PMI指数双双下挫加深了人们对全球经济下行乃至中美贸易战的忧虑。较早前特朗普在推文中提到与习近平通电,中美关系稍见缓和,但中国昨公布的数据无法令人释怀,人心虚怯,对前景看不透,特朗普想振奋股市但未能如愿,市场的表现已说明一切。

美股急泻,市场风高浪急,那么资金往那里去?在流向债市,在流向黄金及日圆等避险天堂。

在顾及全球经济下行的压力下,联储局11月急转轪,有可能放慢加息步伐。美国十年期国债孳息自是由3.24%的高位回落,不出两个月,孳息已不可逆转地降至2.6%,创一年来的新低,美元指数在12月中创下的97.5纪录可能已是去年升浪的顶峰,随着美债孳息的回落,美元在见顶后走低将会势所难免。十年期国债孳息与两年期国债孳息息差进一步收窄,令孳息曲线进一步平滑化,甚至有倒挂倾向,均加深人们对美国经济有可能步向衰退的忧虑,令投资者接纳风险的意欲下降,对避险资产却趋之若鹜。

在孳息走低、美元下滑的同时,金价节节上升,再下一城,昨创六个月以来的新高,高见每安士1294美元,政治风险也助金价一臂之力,对于在美、墨边界筑墙一事,特朗普的态度甚决,与国会谈判无果是意料中事,美国政府仍然处停摆状态。

至于美元/日圆,由上周的111到110可说是一个平稳温和的下调过程,但在跌穿110这个心理关口后,跌势加速,一度闪跌至106.7,中国经济放缓,全球最大企业苹果在中美贸易战的阴霾下发盈警,加上美国收市与亚洲开市的交接期交投疏落都是促成今次闪崩的原因。

在可见的将来,市场波动是常态。英国将会以什么形式脱欧,是软脱还是硬脱,文翠珊会否在反对声中黯然下台?还是到最后,再玩一次公投,以英国放弃脱欧收场?中国经济放缓将如何影响全球各地?中、美能否在二月底休战结束前完满解决贸易纷歧,包括在很多棘手的结构性问题上达成协议?马克龙如何在黄背心浪潮下在中间偏右与中间偏左的政策路线取得平衡?像意大利这样背负庞大债务、经济停滞不前的成员国在财政预算中要求从宽,对此欧盟将如何应对?这些问题一日不去,市场仍会波动依然。